新聞快遞

聯系我們

地址:保定市三豐中路39號
郵編:071000
電話:0312—2136544

您的當前位置:主頁 > 新聞快遞 > 校園動態 >

《中國青年報》報道保定一中:從法國蒙彼利埃到中國保定——一枝孕育37年的校園足球之花在靜靜綻放


      編者按:“輸掉了這場比賽真的很遺憾”,北京時間26日凌晨0:00,2019年法國女足世界杯1/8決賽的一場較量中,中國女足0-2意大利女足。本場比賽過后,“鏗鏘玫瑰”在世界杯7次征戰中首次無緣八強。中國女足雖然存在技術缺陷,但她們不屈的斗志、頑強的拼搏精神依然能讓對手望而生畏。發展足球需要健全的體系、正確的理念和久久為功的心態。《中國青年報》2019年6月25日第5版體育專欄發表記者郭劍的長文《從法國蒙彼利埃到中國保定——一枝孕育37年的校園足球之花在靜靜綻放》,詳細介紹保定一中女子足球隊的成長歷程。只要信念永在,沿著正確的道路砥礪前行,中國女足依舊前景光明。

        北京時間6月24日清晨,法國南部城市蒙彼利埃,征戰本屆法國女足世界杯的中國女足結束了一節訓練課,這時距離姑娘們迎戰意大利女足的1/8決賽還剩不到48小時,這節訓練課以針對性的技戰術訓練為主。訓練結束后,打滿小組賽3場比賽的主力左后衛劉杉杉接受記者采訪時態度很是堅定:“我們做好了打硬仗的準備,意大利女足比4年前有了很大進步,但我們充滿信心,因為我們也進步很多。”

     

 與蒙彼利埃相距萬里之外的一群女孩子,尤其熱切盼望著中國女足能夠戰勝意大利隊晉級8強,劉杉杉正是她們的“學姐”和“榜樣”。10多年前,劉杉杉和她們一樣在相同的學校上課,在相同的操場上接受足球啟蒙訓練——河北保定一中的女足姑娘宿舍就在操場旁邊,劉杉杉回學校和孩子們的合影貼在宿舍通向操場小路旁的照片欄里。

“我們現在不是只有一支女足高中校隊,這幾年條件稍微好一些了,我們和旁邊的小學、初中合作,從小學二年級開始招梯隊,幾乎每個相鄰年齡段都有隊,現在每天下課以后,一共有6支隊、130多個女孩子在操場訓練。”在學校帶女足球隊將近10年的王占江說,“我們不是職業俱樂部的梯隊,也不是專業隊,就是普普通通的學校球隊,而且保定這個小地方也比不了江蘇、北京、上海這些女足基礎好的省、市,所以能讓這么多女孩子來踢球,能讓這么多家長支持女孩子踢球,大家付出很多。”

一所中學的操場上同時有6支不同年齡段女足球隊訓練的景象,在國內并不多見。女足從無到有,家長從不理解到支持,堅持開展女足運動37年且從未間斷的保定一中,逐漸在全國校園足球范圍內奠定了“女足一姐”的地位——在中國中學生足球協會杯、中國中學生足球錦標賽、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聯賽高中女子組超冠賽這三大2018年全國中學生足球賽事中,保定一中女足完成了史無前例的“大滿貫”,對于保定一中來說,這個了不起的成績,是對他們數十年不斷艱辛付出的肯定,在這里,女孩子踢球,成為和“女孩子念書”一樣的正常生活。

記者在一中的操場上看到,帶各年齡段梯隊的教練們下午3點半準時出現開始熱身,等到4點半孩子們到齊,各隊開始到固定的區域完成不一樣的訓練內容:小學組和初中組的孩子以傳接球和帶球的基本功訓練為主,教練需要不厭其煩地向孩子們講解每一個動作和每一次觸球,有的孩子沒有耐心,有的孩子有些嬌氣,有的孩子不愿吃苦想偷懶,教練需要一點一點幫助孩子克服困難——如果沒有對足球的熱愛和對孩子的責任心,這份工作誰也堅持不了。

隨著暑期來臨,球隊外出比賽和訓練的任務一下子多了起來。“習慣了,每年有超過300天都在球場上,在學校就是訓練,出去也是集訓和比賽,誰能堅持下來,誰就可以離成功更近一些”,面對密集的暑期行程,王占江說:“苦一些、累一些都不怕,有賽可打最重要,現在比20年前每年就打三四場比賽要強很多,我們高中組的隊伍,現在每年可以打大約30場比賽,非常鍛煉人。”

       王占江也是保定一中的校友,她進入專業隊后,代表河北女足打了從2001年開始的3屆全運會,開始的時候,有孫慶梅和張鷗影這些老隊員帶著,后來她自己成了老隊員。到2010年退役的時候,王占江的第一個念頭是“終于解脫了,再也不碰足球了”,拿著9萬塊錢退役安置費,王占江想徹底甩開足球去過全新的生活,但一個偶然的機會她回到一中帶了一段孩子們的訓練,這讓她重新找回了球場上的快樂感覺。

“以前在專業隊的時候什么都不用操心,打主力的踢就行了,打替補的混混也能過去,但是回到學校帶隊了,孩子們的一切都要我來考慮,從生活到訓練,再到比賽的日程安排,基層體育教師大家都懂,還是要奉獻。”王占江說,“看到孩子們的進步,就覺得再苦也值了,而且帶孩子們訓練特別費腦子,要給她們講很多東西,就算是最簡單的技術動作,自己也要再學一遍。后來我就覺得,我當初踢球要是這么動腦子、這么認真,沒準還能進國家隊。”

既當教練、又當媽媽和姐姐的王占江,除了讓青春期的女孩子們感覺有些“固執”,“想不出別的不好了”。

今年高三畢業提前被河北師范大學錄取的后衛李義蒙說,她小學五年級從百余公里外的曲陽縣轉學到保定市里,就跟著“王導”練,這么多年下來,感情甚至比家人還要深厚。

“女孩子不是不能踢球,我剛開始踢球的時候什么也不懂,是足球教會我很多東西,尤其是打出一場好的比賽以后那種自豪感和滿足感,不踢球的人體會不到。”李義蒙說。


        去年拿到中國中學生錦標賽的冠軍,保定一中今年1月接到了教育部的通知,“代表中國參加2019年世界中學生足球錦標賽”,比賽在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舉行,這是河北省歷史上第一次有學校參加世界中學生足球比賽,也是保定一中的姑娘們第一次“和外國人打比賽”。
     和國外同齡人相比,中國女足小花們的優缺點非常明顯——身體素質差距大,技戰術水平相當,不服輸的團隊精神還優于對手。

“第一場打法國隊,可能沒緩過來,特別不適應,她們的拼搶很兇,比我們狠多了,1∶2輸了,后面兩場調整還算好,教練給我們減壓,說我們代表的是中國,大家勁頭就上來了。”李義蒙說,“小組賽出線我們又輸了1場,輸給德國隊,差距挺大的,后來德國隊得了冠軍,法國隊得了亞軍,我們能跟她們打比賽,特別鍛煉隊伍。”

打完這屆世界中學生錦標賽,保定一中女足還想再打下屆錦標賽,參賽的前提,是她們獲得今年中學生錦標賽的冠軍,學校足球隊總管、1984年來校以后就深耕女足的老教練甄金柱卻不敢太樂觀。

“其實80年代保定很多小學校都有女足隊伍,但是后來因為情況不好都停了,而我們學校從1982年成立女足球隊以后堅持下來了,才獲得今天這樣的成績,但是我們不是常勝將軍,每一場比賽都要從零開始,因為現在搞女足的學校很多,競爭非常激烈,誰輕敵誰倒霉。”甄金柱說:“好事兒是喜歡踢球的女孩子越來越多,所以我們選材更要優中選優,一是要足球在女孩子當中普及開,二是爭取再能培養出劉杉杉這樣的優秀苗子,到國際賽場上為國爭光。”

      在過去37年的堅守當中,女足的火種在這里被呵護著燃燒出屬于自身的光亮,付出有了收獲,家長看到踢球不但沒有耽誤自己孩子的學習,反而讓孩子變得成熟和開朗,變得更有團隊精神和擔當意識,而女足小花在和教練朝夕相處的日子里,親身體會到教練們的奉獻精神和對足球的熱愛,也希望自己“長大以后成為教練這樣的人”。

對保定一中這群熱愛踢球的女孩子來說,大多數人不會后悔她們在綠茵場上的奔跑與拼搏,笑容和淚水都是她們記憶中的珍藏,所以,她們愿意讓足球繼續成為生命中的一部分,在國家隊效力的劉杉杉說,希望踢到退役的那一天,然后成為一名足球教練,教更多的女孩子踢球。剛剛考上河北師范大學的高三畢業生蘇怡也說,“等我大學畢業,也想到學校里面當一名體育老師,去教女孩子踢球,我覺得這樣的生活會很快樂。”

 

附,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:《從法國蒙彼利埃到中國保定——一枝孕育37年的校園足球之花在靜靜綻放》,請點擊閱讀原文。



 
?
qq不能玩刮刮乐